静洗流年

小陈
2018.12.10 22:57 字数 779 阅读 108 评论 0 喜欢 1

天晴了,雪后天晴。

夺目的阳光绕过结了微微冰锥的瓦,好奇地打量着粉妆玉砌的街。

红叶碧桃树早早落光了叶子,原来是为了迎接雪花归来,一枝枝,一条条,都铺满了雪的踪影,因了雪的圣洁,因了枝条的散漫,碧桃树就有了梅树的风姿,真好,梅花未开之前,雪花与树枝已装饰出梅的风骨,距离真正会开花的冬天只差一段暗香了。


阳光是慢的,慢慢地透过云,慢慢地俯视地球,覆着雪的地球美得像陈年旧事,忍冬果隐约着红色的果子,海棠果挂满了欢畅的雪枝,鸟儿扑棱着翅膀在雪枝上寻觅着美味。

是风吹过,枝干上的雪花簌簌地落了,一片,一颗,一籽,雪花泛着太阳的光芒,落在冬青丛里,转瞬不见了。

像极了梅树的带雪的碧桃树是雕刻过的,早晨分明站成了一树执念,阳光的照耀下又换成一树温情的伫立,是阳光的力量抽去了它的妖娆与决绝,雪一点点化了,树枝一点点软了,几分潮润唤醒了它的魂魄,这是一棵会开花的树,春天火花的花簇明艳似锦,夏天青青的桃子在风里叮咚。

柳叶原本是想多住几天的,所以一直没有集中地飘坠,就算雪花把它变成了银条,身价高贵,它还是用雪水给大地写了流泪的书信,恳求再住几天再走,既然春天过早地邀请了它的到来,冬天应当同意它最晚地离开。

这是一条长满柳树的街,柳树中间用花树隔开,就为了成全一个叫做“花红柳绿”的俗词,柳是俗的绿,花是俗的红,柳下花下走着的是素静的人,温婉女子,谦谦男子,他们都从诗词里走出,押着春光的韵脚,一步都不会走错。


花儿是映着笑意的,柳条拂着上扬的眉,雨天有江南雨巷的幽静,晴天有北方四季的分明,每一天都浪漫着,疏朗着,在丝丝缕缕里清透。

转而到了冬,下了雪,花树一样可以开出雪花,繁华落尽之后,甘愿为光阴留白。柳树从清新变成苍劲,长成了最能经受沧桑的书信,每一封拆开来读,都能找到坚持的过往与不会再沉醉的忧伤。


天晴了,毕竟是在冬的城池,雪不舍一下子消散,它在缓缓的融化里,静洗流年。


登录 后发表评论
${comment_count}条评论 评论

智慧如你,不想发表一点想法咩~

推荐阅读
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