葱,水灵灵的干净蔬菜

小陈
2018.12.10 22:48 字数 1105 阅读 138 评论 0 喜欢 0
冬天,收了白菜就该收葱了,葱比白菜更不怕冻,一根一根的葱拔下来打成捆,一捆一捆地靠在向阳的北墙边,或是一捆一捆地把葱埋进南墙边的土堆里,葱白的部分埋进土里,露出绿油油的葱叶来,那葱叶是不吃的,剥根葱就剩葱白部分,什么时候都是脆生生的,用于包饺子做调料,有时也放进油锅里炝个葱花,那面汤就有了葱香味儿。

向阳的葱晒在阳光里,水气都随风去了,葱叶蔫下来之后就变成黄色的了,是槐叶的黄,看上去无限温软,孩子们就掐了葱叶来把玩,长长的黄葱叶带着初冬的韧劲,薄得能透过阳光来,孩子们把它放在嘴边,吹洋茄子一般地把葱叶吹开,葱叶就鼓鼓地膨胀起来,等嘴巴子没了力气,那葱叶也在孩子的一巴掌里爆裂,鞭炮那样“叭”地一声响,最后成全了孩子们在葱叶里感受葱叶的手感和声音的乐趣。

种白菜的人家都是种一两畦葱的,就算菜地少没地方种葱,白菜的垅隙里也能种一趟,葱种在垅上,高高的垅深深地掩着葱,其貌不扬的葱就长了长长的葱白,等过了秋,白菜和葱一起作伴回家,从此整个冬天它们就配合着走进了烟火,那真叫默契,炒白菜时习惯先把葱切碎放进锅里炝味儿,包饺子时也是先把葱切碎了给白菜做调料。

冬天随便走进一户人家,空寂的院子里白菜与葱是同时闯进视野的物华,就像进了屋子一定要同时看见桌子与椅子一样,缺少一样就不舒服了,一堆白菜的小山垛边必然有一两捆粗壮的葱,白菜移到屋檐下,葱也跟着移到屋檐下,白菜挪到屋里,葱也跟着挪到屋里,白菜剥得光光的,葱也剥得光光的,若是进了谁家只见白菜不见葱,招呼的话里自然就提及了:咋看不见葱哩?

庄稼人过日子很是打算,种上一年白菜和葱就知道来年种多少就够吃了,本着不浪费的原则种,但是种下来自是比计划多一些,过年的时候还不觉得多了,等过了年,白菜吃起来就没年前好吃了,久放的白菜愣是开出花来,黄黄的小朵,和油菜花一样好看,谁家最后的两棵白菜也会这样宣告春天的来临。

庄稼人很看重冬天的菜,舍不得扔一片叶子,只要不蔫不坏,它们都会排上用场,水灵灵的白菜帮子切成块块,腌在瓮里,正月里能吃出白菜作为腌菜特有的清气,那葱就更上层次了,过年的板猪头什么的一上桌子,葱切成丝丝伴上醋再点两滴香油放进碟里,板猪头就莫名地好吃了,再油腻的肉遇见葱丝也能吃出“肥而不腻”的感觉来。

葱也能当最简单的菜,那是孩子们吃馒头的时候,顺手拿一根葱就着吃,伴随一丝丝辣、一丝丝甜触动味蕾,三下五除五就吃饱了。

葱不怕冷,院里的葱中间带着霜花,照样做热情的调料,白菜相比葱有时候反而有些娇气了,若是受了热,白菜中间的叶子就变成了浅浅的咖啡色,吃的时候还得挑选着吃,不像葱,什么时候都是剥了外面的一层就干净了,它们都不用特意用水洗,天生都是水灵灵的干净蔬菜。

登录 后发表评论
${comment_count}条评论 评论

智慧如你,不想发表一点想法咩~

推荐阅读
更多精彩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