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天去熹园,看一场宋朝的雨

小陈
2018.12.10 22:41 字数 2395 阅读 168 评论 0 喜欢 0
大雪时节,婺源的熹园正在下一场宋朝的雨。


穿过山峦叠嶂的暮雪苍茫,别过一望无边的麦绿稻黄,长路之后的心境分外孤寂与空旷,一场雨的出现恰好叩响了心门,久违的喜悦感油然而生,我知道这不是平常时节的雨,也不是平常地方的雨,这是一场江南婺源的冬雨,是熹园的冬雨,严格地界定归属,应该说是一场南宋的雨。

婺源县城还没有感染太多的现代气息,房舍有些老旧,置身县城,很容易让远道而来的人叹息看不到油菜花的遗憾,一种想去追寻中国最美乡村的冲动无处放逐,其实,藏匿于小城里的江南园林熹园是很盛情的,但凡读过南宋诗人朱熹的《观书有感》,就一定愿意穿越时空,回归南宋,去熹园目睹诗人吟诵的“半亩方塘”了。


熹园所占的地块很久以前是朱熹的先祖居住地,是个叫朱家庄的村庄,朱熹并不生长在此,但这里搁放着他的乡愁。朱熹有两次回故乡看望族人与祭祖,一次是十九岁考中进士那年回乡,在当时的心情里大约有光门耀祖与衣锦还乡的心思,一次是四十七岁那年,奔波半生的朱熹很怕以后再没有机会回来,所以这次在故乡很是逗留了一些时日,他在二师祖与三师祖长眠的土地上亲手栽种了一棵苦槠树,因这个“槠”与他的姓氏“朱”是同音,还因了槠树有长寿的特性,朱熹希望这棵树能代替他陪伴师祖尽心孝道,如今已是八百多年过去了,槠树已长成古树,槠树的果实微苦可以做豆腐,是能够感受到的生活况味,朱子思想依然净化着世风,他尊崇的“孝”道文化是普及家家户户最朴素的门风。


老槠树守望的水塘就是朱绯塘了,“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”。与其说这塘闻名于世是因为活在了朱熹朱文公的诗里,以镜子比喻了塘水的清澈,以方塘比喻了书本的高洁,倒不如说它几百年流转至今是因为不忘初心,不曾在沧海桑田的挪移里干涸,它活在了诗里,活在了读书的比喻里,更是鲜活地活在了这块江南的土地上。青碧的塘水在轻风里荡着涟漪,粼粼,绵柔,不波涛起伏,不潮起潮落,它是平平静静地,它最活跃的时候就是下雨的时候。

熹园的冬雨尤其细密,从天空斜飘下来,在纯净的视线里一晃而过,很快消失在水面上了,水面兀自画着大大小小的水圈,像仙童在研磨,巨大的歙砚在水塘边酣睡,想像着朱文公会从一个楼台亭榭里走出,穿着南宋的衣,做着南宋的揖,然后端坐在莲叶之上,挥毫诗文、诵读家训了!

朱绯塘里随便一处都安放着一首诗,莲花早开过,莲茎还擎着莲叶的风骨,莲叶在水上零乱,叶影在水面分明,那是“留得枯荷听雨声”。秋天去了,秋色还不肯离开,即便没有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,但水塘边的红叶还是晚秋的盛景,可以让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的诗句停歇在那里。不光是秋色未去,熹园还有夏天的影子,黛瓦映衬的白墙根基上,青苔很是生动地蔓延开,青石板路更是青苔的温床,石缝里滋生出一片片的青色,熹园的青苔在卑微里也是张扬里,古树上都覆盖了青苔,不知道是古树喜欢青苔的绿,还是青苔喜欢古树的静,或者它们都是喜欢雨的吧,只要有雨来,它们都愿意留下雨的痕迹,它们悲悯,它们良善,它们不负这块土地上生存过的朱家人,辛辛苦苦,兴兴旺旺,这是熹园的风格,是朱子的情怀。


雨代表着兴旺,雨是上天赐予给平民百姓的财富,走进徽派建筑风格的官邸或平民人家,天井下都有一口聚财的缸,雨从天井上落下来,一滴滴打在缸里,不肯外溢,雨是熹园最低调的奢华,往深处探寻,这缸雨水除了用于清洁卫生,还能起到防火的作用,房梁都是木头的,若不慎有火起,这雨水显然能解除灾难,雨水聚财的意义真正在这里吧。


熹园是浪漫的,每一个人从进入熹园穿上汉服的那刻起,便穿越时空回到了八百年前南宋的清宁盛世,女子幻变成身着简洁质朴衣裙的娘子,裙色淡雅恬静,雨中撑起一把油纸伞,步履款款,笑意迷人;男子则脱胎换骨成儒雅周正的官人,举手投足,礼仪绵长。朱家庄村口喻意“折桂登科”的引桂桥上,货郎戴着斗笠担着货筐而过,女子摆着货摊卖着当地小吃,雨天把南宋的清宁平和展示得一览无余。

雨天的爱情,可以随剧中人感受一把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感动,也能品味到朱子文化在子女选择终身幸福上的宽厚,知书达礼的族人崇尚大事管束、小事放开的原则,主人相约优秀才俊到绣楼来,品茶斗酒,饮诗作赋,小姐藏在绣楼的雕花栏板后,从长相到才艺来选择自己心仪的人,再经过媒妁提亲环节,即可成就一对合意的姻缘。

房屋的建造上就更彰显朱子文化的精神了,无论民居还是官邸,徽州风格的房舍都表现出以天井为核心,方正平衡、左右对称的中庸格局,讲究尊卑等级,分为上堂和下堂。在澹成堂这座商宅里,门口是牌坊式门罩,辅以精美的石雕砖雕,房内却简单大气,但十几根圆柱却用名贵银杏树制作,这正是他以朱熹“诚、信、义、仁”的道德观为根本,形成外商内儒的风格,澹成堂就是淡泊一切名利才能成就大事的意思。官邸就有不同的风格,门口装饰上很是简约,屋内却奢华气派,因为他遵循朱子的教育,恪守“忠孝廉节”的教规,简单的门口是受朱子思想养成的收敛、含蓄、克制欲望的性格,而室内的精美雕刻又代表了对美好事物向往的天性。


雨在下,飞檐翘瓦庄重地迎接着精美的雨花,墙角静默着几株高大的芭蕉,大约也是为了放置“雨打芭蕉”的意境吧,这是南宋的雨,必然有李清照的声声慢,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”有苏东坡的定风波,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。雨天没有百鸟的婉转,除了风铃传来雨水打湿的沉闷的叮当声,就是草堂前断断续续的琴音了,而充斥耳廓的单曲回放就是苏东坡的那首“水调歌头.明月几时有”的音乐,“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”,熹园是人间的宫阙,是朱熹朱文公生活着的南宋年间,雨天暂且没有明月,这里下着一场南宋的雨,但它清澈于心的意义,也一样为了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,朱子文化能几百年流转下来,也许不是因了是朱子所弘扬,是冥冥中契合了劳动人民的美好愿望,契合了人们心底与生俱来的悲悯与良善,它孜孜不倦地如雨一样清洗岁月的墨香,正是为了源远流长如雨一样滋养宽厚温润的华年!

去吧,去婺源熹园,看一场宋朝的雨!


登录 后发表评论
${comment_count}条评论 评论

智慧如你,不想发表一点想法咩~

推荐阅读
更多精彩内容